通行证 注册 | 登录
中国工商银行准格尔旗支行李飞被赵占东实名检举
[ 编辑:时代传媒 | 时间:2018-06-23 12:40:34 | 浏览:832次 ]
分享到:

  检举人:赵占东,内蒙古准格尔旗沙圪堵镇人,身份证号152723197110220119,电话13304772800.

  被检举人:李飞,男,汉族,1967年8月31日出生,现住内蒙古达拉特旗王爱召镇新和村船营子社23号,公民身份证号152722196708317037。原工商银行准格尔旗支行行长。

  检举内容

  1、涉嫌合同诈骗罪、骗取贷款罪;

  2、抽逃出资罪;

  3、造成侵犯他人财产的严重后果;

  4、洗钱、索贿受贿罪,扰乱单位秩序罪、强迫交易罪。

  诉求

  依法查处原工商银行准格尔旗支行行长李飞的违法犯罪行为。

  事实与理由

  事实一、涉嫌合同诈骗、骗取贷款

  这是检举人的情况说明:(后:马奇与马福荣系同一人)

  

  

  

  

  

  李飞借用检举人单位资质,给杨红霞借贷,如果不是李飞行长从中“牵线作保”,这桩“倒贷”案件的发生根本就是“天方夜谭”。同时,通过调查庭审过程中查明的事实,也能够充分证明,正是由于李飞等银行工作人员凭借着自己所拥有的职务身份和优势,方才使检举人落入了“倒贷”陷阱,继而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。 为掩盖不良资产的风险,李飞与马奇用于过桥的性质的复杂借款,同样涉嫌合同诈骗。

  2012年11月,中国工商银行《关于加强国内贸易融资操作管理的通知》,提出“从严控制以输出监管方式办理商品融资业务”,像杨红霞这样已经不能贷款的客户,根本不在继续办理贷款之列,李飞作为行长是心知肚明的。“既然如此,那么李飞仍然用职务权势,用客户有求于银行形成的高位优势条件,并作了承诺书,进行借资,显然有要挟和使检举人放心的欺诈的成分在里面,其选择的诈骗对象也是以虚构事实容易误导的诚信实在人为指向。

  事实尽管以其杨红霞还款再倒贷,能够解决银行安排的检举人临时倒贷问题,但银行并没有对杨红霞的财产经营状况进行调查,没有做风险评估,而是以侥幸冒险行为绑架了检举人,强行裹挟利用了检举人资质,进而以无效合同产生对检举人诈骗行为,和对银行的骗贷行为,而且贷款后不是直接打给杨红霞,是指令打入内蒙古恒东能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350万、300万,准格尔旗红馨农牧产品开发有限责任公司150万,至于其中还有什么问题,不得而知。但对于此时此情此节却从事实上完成了合同(借用资质)欺诈、骗贷的行为,并对检举人构成了直接的账户损失1549.76元。

  事实二、至于李飞与马奇复杂的借款性质,是另一起犯罪案件,合同欺诈行为只是过程的一部分(下述)。2014年10月20日李飞向马奇的借款被银行工作人员指令打人检举人账户划扣。至此行长李飞完成银行抽逃出资的行为。

  这是工商银行行长李飞的陈述

  

  

  这是准格尔支行副行长贺燕萍的陈述

  

  

  这是准格尔支行客户经理陈明玉的陈述

  

  这是(冯永清妻子)打款人王春梅的陈述

  

  

  事实三、李飞通过借用检举人的资质及向马奇借款这两个合同的欺诈行为,同时又以合同转嫁危机行为给两个相对人制造了巨大的矛盾和损失。

  在2016年9月19日,王春梅、马丽,起诉检举人民间借贷还款,赔偿损失。检举人简直是蒙圈,摸不着头脑,完全有一种被道具和被涮了的感觉。

  检举人认为:任何协议或者合同的成立在客观上都离不合同双方的合意,只有双方互有意思表示,才有合同成立的可能。而本案中,原被告到现在为止,从来没有见过面,也未曾相识,相互之间不可能存在任何的意思表示,在客观上双方不可能达成任何的合同或者协议。

  王春梅、马丽所打款项是第三人李飞借马奇用于过桥资金还贷的,李飞打借条于马奇,借款事实产生于李飞与马奇之间,不能因为李飞不能还款,就进行合同关系转嫁,所诉主体关系发生严重错误。此外,打款行为是李飞、马奇(马丽父亲)、冯永清(王春梅丈夫)共同作用的结果,所致发生的重大行为错误,如发生追回行为,即根据款项流向应该向银行追索。如果要求赔偿应该去诉讼李飞、马奇、冯永清的责任。而在一审原告仅以打款凭条诉讼,只应该是针对账户的流向而论,但王春梅、马丽回避了本身的完全过程,其作为原告本身,诉讼地位不适格。

  另外可以明确的是,其发放贷款与承诺续发放贷款行为均系代表银行的职务行为,其在履行职务过程中的违法犯罪行为所引起的民事责任,依法应有其履行职务的单位承担。李飞等人的职务行为,明显具有恶意转嫁其贷款损失的犯罪故意,该支行获得的该款,明显属于合同诈骗犯罪的赃款,故该银行有义务返还该笔赃款,作为司法机关有权力追回该笔赃款。” 2011年,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《关于办理刑事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解释法释》文件规定:企业诈骗款系源于非法债务或者违法犯罪活动的,必须追缴!

  事实四、但因为法院办案的单一性法律关系解决方式,致使检举人遭受了主体(银行)企业,实际为诈骗款受益人,但检举人人却代人受过成为马丽、王春梅完全不对应的诉讼关系人。而且同样都是受害人,又相煎相拼,产生毫无意义的累诉累讼结局,不仅于此,在2016年10月18日,准格尔旗法院还查封了检举人和妻子何梅价值数千万的资产,使企业遭受了不应有的巨大损失。

  解铃还须系铃人,盐在那咸的,醋在那酸的,必须找源头,不能舍本逐末。

  事实五、案款及所有过程均是李飞直接操作所致,是银行用于过桥资金倒贷的一种经营性行为,检举人迫于压力,借用资质,不是真实意思的表达,于检举人实际经营不具备任何意义,可现在带来的却是许多合法权益的侵害。显然检举人是被利用,被欺诈,及李飞、杨红霞违约产生的诉讼,检举人只是被欺诈提供了资质,完全为与发生银行无效合同的受害人,这是本案的主要关联性。

  以下是杨红霞的证明材料

  

  

  

  

  事实六、案子的戏剧性发展是第三人的资料泄露了天机,杨红霞资料证实,案款是李飞和马奇用于购买盈都超市的,即通过李飞和马奇转移支付偿还给赵占东,用于李飞(借用赵占东资质借款)给杨红霞所贷的款项再偿还。至此检举人更进一步了解到李飞不仅欺诈套用资质非法贷款,非法经营、滥用职权、玩忽职守、渎职、强迫交易,违约,扰乱单位秩序(赵占东、杨红霞、冯永清三个单位),而且如果李飞或马奇不能提供他们之间的借据,还涉嫌合伙非法洗钱。这里更为惊奇的是李飞竟然还索贿受贿10万元。

  此外,上述资料还说明李飞与马奇勾结合伙购买杨红霞的盈都超市,但机会不凑巧,超市解封后又直接被法院财产保全,但一连串的交易行为弄的人家企业基本倒闭,当强买失败后,这个钱怎么办?偷鸡不成蚀把米,是谁的钱?什么性质?不言自喻。这里最可以反证的一点就是,为什么马奇、马丽和王春梅没有直接起诉借款人,因为关系暧昧,故和李飞二年不能解决,好似老赖出现,是迫于无奈,但实质是其本身互为利用的性质决定。于是其一方就包藏祸心,进行欺诈诉讼,企图利用合法手段去掩盖非法目的,以达到对检举人无中生有,空中取水,杀人于形外强取之的重大犯罪行为。

  以上事实及证据材料均来自庭审和公安调查结果,检举人依据事实基本情况作陈述和分析,希望纪检监察机构能够认真落实调查,尽快还检举人公道!

  此致

  中国银监会

  中国工商银行总行纪委

  检举人:赵占东

  2018年6月22 日

来源:http://www.bjradio.org.cn/2018/roll_0623/7877.html


上一篇:大桥石化举行迎“七一”非公党建工作座谈会
下一篇:山西肛肠肛泰医院小病大看基本手段 “专家”恐吓多多花钱
发布评论
称呼:
验证码:
内容:
用户评价